湘潭新闻 > 美食 > 正文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2020-04-05 12:36:03来源:阅读:-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

『 人物身份 』

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:

张忠谋


在半导体行业有这么一句话:“半导体业不知道张忠谋,就像软件业不知道比尔·盖茨。”


而这样一位不为大众所熟知的大人物其实就出生于宁波。


张忠谋创造了2个里程碑式成就,一是发明了晶圆代工模式,在世界上新成就了一个行业。第二是他创办的台积电市场规模占到全世界的56%以上,世界上每两片芯片就有一片是台积电生产的。


今天,我们就来走进这位人物。


- 1 -

张忠谋回顾自己的一生时候,曾将它们分为四个阶段:学生阶段、德州仪器阶段、台积电阶段和退休。


而他的学生阶段就结束于24岁。


1931年,张忠谋出生于战乱中的宁波。为了躲避战乱,一家人10年间辗转迁徙于南京、广州、重庆、上海、香港等多个城市,而张忠谋也因此在十个学校念过书。几十年后,张忠谋仍感叹不已:那是一个多么不同的时代!其悲哀与激昂,都不是非过来人可以理解与想象。


小时候,张忠谋就特喜欢看书,10岁以前就把四大名著看完,还时不时地记录着什么。那时,在香港待着的他告诉父亲,“我要当一个作家!”父亲一惊,就立马警告他:“当作家要饿肚子。”这才使得张忠谋收住念头。


高中毕业时,张忠谋被诱导考入父亲的母校沪江大学银行系。至今他还记得高中毕业那晚和几个同学喝酒、欢乐、道别的情形……但天不从人愿,两个月后,“内战”爆发了,逃到香港的一家人决议:张忠谋要去美国读理工,以防万一,好在美国安生。


在家人的安排下,张忠谋只得坐上前往彼岸的飞机,看着窗外的景色,他在日记中写下这样的心情:“旧世界已经破灭,新世界正待建立,自己必须鼓足勇气。”


在美国,张忠谋先是就读于哈佛大学,18岁的他进入美国哈佛大学,全校1000多位新生,他是唯一的中国人。后又因为华人在美的就业发展思考,转入麻省理工。


或许张忠谋本质上是个文艺青年,对机械这件事,始终兴致不高。正因此,他在学业上遭遇惨痛失利:硕士毕业申请读博士时,张忠谋连续两次落榜。
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
年轻时候的张忠谋


十几年的读书生涯戛然中断,下一步做什么都还没有想到,张忠谋改何去何从?


当时在美国大公司出头的中国人少之又少,张忠谋带着雪耻的狠心,把简历一封封地寄给了理想中的大公司,两个月内,他获得了4家公司的工作机会。其中两家令他满意,一是福特汽车,专业对口,待遇也好;另一是名为“希凡尼亚”的半导体公司,公司不知名,但待遇更高——比福特高出一美金。


张忠谋觉得这事关价值和尊严的问题,于是,他恭敬地向对方询问道:“我很想来福特,但另一家公司的月薪比福特高,可不可以请你们考虑提高起薪?”结果,那个面试时跟他谈笑风生的人事专员,态度180度大转弯:我们这儿不讨价还价。


1955年5月,张忠谋一气之下,去了多给他一块美金的“希凡尼亚”,一脚踏入半导体产业。“人生的转折点,有时竟是这么的不可预期!短短的一个电话,加上一时冲动的青年感情,就让我和半导体结了一生的缘!”


半导体是张忠谋完全陌生的领域,他回忆称研读《半导体之电子与洞》,“有如读荷马古诗一样的困难,但还是一字、一句、一段慢慢地读,读了又想,想了又读。”


这种刻苦的钻研精神也使得他在这里上升飞快,不过因力保两个勤奋的同事与上司发生了争执,于是负气离开,加入到了另一家公司——德州仪器。


- 2 -

在德仪,张忠谋感受到美国科技公司的创新精神及力量,他在后来的自传中这样写到:“‘疲倦’简直是听不到的形容词。加班是不成文的规定,而且全都是自愿,也没有什么加班费。‘失败’从不被接受;‘挫折’可被理解,但受挫折者必须振作重来,如再有挫折,再重来,直到成功为止,大家一起赌,一起输,一起赢,一起往前拼。”


身处这样环境中的张忠谋也立即成了别人眼里“疯狂的工作者”,一进去就立下一大功:当时,德仪替IBM生产着四个电晶体,其中一颗电晶体在IBM生产的良率10%,但到了德仪,做出来的基本上都成了垃圾。张忠谋被安排来搞定这最难的一颗。


在“每天早上8点上班,直到半夜第三班开始后才回家”的努力下,他让产品良率超过了IBM本身,最高达到惊人的20%。这让 27 岁的他获得人生中第一个正式管理职位:锗开发部门经理。


在德州仪器,张忠谋还认识了一个朋友——杰克基尔比,经常和他一起喝咖啡,聊天。
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
杰克基尔比


一天,杰克基尔比告诉张忠谋,自己正计划把好几个电晶体、两极体,加上电阻,组成一个线路放在同一颗硅晶片上。他还跟张忠谋说:公司最大的老大对他这个想法也很赞同,并问张忠谋怎么看?


张忠谋觉得“匪夷所思”,不切实际。


过了一段时间,1958年夏天的某一天,杰克基尔比告诉张忠谋,他已经把那东西弄得差不多了。张忠谋替他操心:就算弄出来,又有什么用呢?离实际应用是那么的遥远。


实际上,这是半导体业的一次革命。杰克基尔比研制出世界首块集成电路,开创了半导体工业的新纪元。由他发明的集成电路,还催生出电脑、手机和因特网。


张忠谋见证了第一个集成电路的诞生。等到杰克基尔比拿到诺贝尔奖,张忠谋被深深震撼到了。


杰克基尔比成了集成电路的鼻祖,而和杰克基尔比同时搞出集成电路的另一个人诺伊斯,则在此后带着一个叫摩尔的同事,创办了英特尔公司。摩尔发明了摩尔定律。一轮轮的信息革命在他身边这些人手里轰轰烈烈的翻滚。


此后很多年,英特尔都是张忠谋追赶和想要超越的对手。这段经历也深刻地给张忠谋打上了印记:超越创新才是持续生产力。

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

张忠谋曾说,觉得自己应该当个商人,后来觉得应该是科学家。后来的经历证明,他更适合前者。


1961年春天,张忠谋被幸运女神眷顾。“总经理召见我,夸了我一番,说我有足够潜力角逐未来全公司研发副总裁之职。”走出总经理办公室后,张忠谋得到了一个公司从来没有给过别人的机会,支全薪去读博士,公司负担一切学杂费。


之后,张忠谋通过了半导体业内第一学府斯坦福大学电机系的博士考试。“在麻省理工落第的耻辱终于洗刷,这又是人生中喜悦的一天!”


1964年初,取得学位并回到德仪的张忠谋,被提升为锗晶体管研发经理,统领将近3000人的队伍。方才33岁的他,收入达到美国的中上阶级,在哈佛、麻省、斯坦福三大世界著名学府读过书,并受到公司最高领导的信任和赏识,未来可期。


41岁那年,张忠谋登上了新高峰。他成了“德仪”统领3万多员工和全球半导体业务的副总裁,也是这个世界500强企业的第三号人物,以及美国大公司职位最高的华人。


之后,世界半导体产业迎来了中国人Morris Chang(张忠谋英文名)参战、发起战争,并不断赢得战争的新时代。


其时,被诺伊斯和摩尔飞速壮大的英特尔,已是德仪半导体业务最强劲的对手。坊间甚至传闻,英特尔已把张忠谋当政视为击败“德仪”半导体的最佳时机。而张忠谋则是另外的想法:他要打掉英特尔的威风!内存是英特尔当时最强的业务,并且已经做到世界最大,但张忠谋却决定,就从英特尔的内存开打。


当时,整个市场以及英特尔的主力产品都是1K,为了夺第一,张忠谋开足马力,痛下血本,直接从4K产品开打。这个大胆决策遭到很强烈的反对,但他毅然前行,结果,4K新品出来不久,“德仪”就把英特尔打成了手下败将。此后,英特尔在内存市场的辉煌便一去不复返,直到彻底退出。


为了保住德仪的绝对优势,张忠谋颠覆性地革命掉了高科技不能讨价还价的老规矩,主动发起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,打得产业同行们一听德仪就一脑门子的汗,甚至主动认败。


靠着技术、价格上一轮又一轮的进攻,执掌德仪半导体业务的将近10年里,世界半导体市场上,只要是张忠谋主打的战争,除了他自己,没有别人可以凯旋。德仪在半导体领域的“世界第一”也始终被他紧紧握在手里。业内权威媒体则将张忠谋形容为:“掀起全球半导体大战,让竞争对手发抖的人。”


后来因为德仪打算转型,张忠谋从内心不认同,他坚信半导体才更有发展前景,甚至经常大声疾呼德仪应该加大半导体投资,进而与一门心思要搞消费电子的集团新总裁菲伯格格不入,也逐渐萌生了退意。


1983年,张忠谋在闷闷不乐中离开了德仪。离职的消息一传出,很多新工作便找了上门。再三考虑后,他选择了前往纽约,出任通用器材的总裁。


- 3 -

那时,他已是52岁的人,重复职业经理人的道路显然只是“可接受,不愉悦,更不刺激”。在他心中,需要一个其他意义上的崭新开始。


1987年,56岁的张忠谋在台湾重新出发:“当我办一个半导体公司,当然要它长期繁荣。那只有一条路——世界级。”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(台积电)就此诞生。在当时世界有名的半导体公司都搞芯片设计与制造一手抓的模式,而张忠谋另辟蹊径开始搞“制造代工”模式。

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

真正重新开始,张忠谋还是经历了相当的低潮。


首先是人才难找,尤其一将难求。要干世界级的事,自然要世界级的人。台湾当时没有这种人,他就到国际上找。那时的半导体圈子不大,有大能耐的,要么是他过去的对手,要么是他过去的下属。对手比较难以搞定,他就从下属开始找起。


张忠谋找到包括英特尔一位副总裁在内的几位老部下说:“兄弟们,来台湾跟我一起改变半导体产业吧。”这些人看好他,却不看好台湾,也不看好他搞“制造代工”这个馊主意。好一番努力之后,他才把通用电气半导体总裁戴克挖来做了总经理。


班子和厂子好不容易建起来了,真正的考验却才开始:订单从哪里来?


订单不好来啊。台湾是一片荒原,还得回头去求美国佬。一些专业的设计公司比较痛快,但他们规模不大,喂不饱台积电的产能。那就去劝那些又搞设计又搞制造的大公司,给点制造订单过来吧——这个就比较难了。


这些人根本不把张忠谋发明的代工模式放在眼里,另外,他们也对张忠谋心存芥蒂,把你喂饱了你反过来打我,这合适吗?最后一个更可怕,那时的半导体也是行情低迷,这些大公司就算相信他的模式,也是“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”。


差不多一年,台积电派到美国抢单子的人,每次跟张忠谋汇报,都是首先一句“我的方向正确”,然后就“但是”了。再一再二的“但是”下来,张忠谋也捉急,但只要往办公室一坐,他的信念就又澎湃起来,把“但是”换成了“坚持”。


只坚持了一年,张忠谋的第一个胜利就来了。

这是个伟大的胜利。1988年,张忠谋和戴克一起,通过私人交情把老朋友、也可以说是老对手——刚刚上任英特尔总裁的格鲁夫,连哄带骗地弄到台湾参观了台积电。
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
安迪·格鲁夫


张忠谋根本的想法是希望能够得到为Intel代工的机会。当时台积电还没有质量认证,拿到英特尔的认证就等于拿到了行业认证。


格鲁夫带去的团队认证了一年,挑出了200多个问题,要求台积电立即改进。张忠谋因其作风强悍,雷厉风行,被员工称为“张大帅”,他真的用一年时间按照英特尔的意见改进成功。1988年台积电开始有了转机。台积电创立的10年间,年营收增长至13亿美元,增长率超过英特尔和康柏,英特尔和AMD都成了其客户。


1998年,张忠谋被美国《商业周刊》评为“1997年全球25位最佳管理者”。他和他的顶尖朋友们终于站在了同一个台阶上。这年,他67岁。


2017财年,台积电实现营收330亿美元(约合2087亿元人民币),净利润接近800亿元人民币,其市值高达2200亿美元,力压英特尔,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。


- 4 -

2018年6月5日,张忠谋退休了。


从23岁开始进入半导体行业到现在88岁,如今世界半导体行业里很多大佬视他为“偶像”、“恩师”,当然,也有人视他为“敌人”。


出生于宁波,走向于世界的芯片大王


现在重新回想这大半辈子的经历,张忠谋认为人生其实不需要太圆满,有个缺口让福气流向别人是很美的一件事,你不需拥有全部的东西,若你样样俱全,那别人吃什么呢?


他在自己的自传里这样写到:以前我也痛恨我人生中的缺失,但现在我却能宽心接受,因为我体认到生命中的缺口,仿若我们背上的一根刺,时时提醒我们谦卑,要懂得怜恤。


其实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!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老版地图 | 版权声明 | 幸运农场软件
湘潭新闻 -是湘潭人最喜欢的企业资讯门户网站之一
免责声明:湘潭新闻所有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音频等资料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,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。相关作品的原创性、文中陈述文字以及内容数据庞杂本站无法一一核实,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,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!
Copyright © 2012-2019 , All rights reserved.